素远suyuan333

微博:suyuan333
blibli:素远
喜欢东凯,喜欢楼诚,
还喜欢锤基,盾冬,团兵……
蓝宇,间之楔,百日蔷薇……

【锤基】太阳山(15)

希望是一个美满的结局!经历了那么多,走了那么久!好好的在一起吧!
索尔终于要在“太阳山”和loki坦诚了吧?
期待!

Valkyrie:

015 国王审判(下)




警告:火刑,毁容。请活用左上角记忆清除按钮。


 






简介:“请为国王戴上花冠。”


 


高天尊抽出洛基的佩剑,一剑捅穿海姆达尔的腹腔。


洛基猛地惊醒。


他站在一条苍白的空街的尽头,苍白的天空低沉地盖着,一种苍白色被关在天地之间。


然后他感到脸颊湿漉漉的,一惊,以为是溅的血,可抬手一抹,发现是泪水。洛基擦干这泪水,又吃惊地发现那苍白色原来不存在与天地间,而存在于他的泪水里。


他揭开尘世的面纱。


苍白色的长街是彩虹大道,街道两侧有人群捧着早春的野花,沸腾着,推挤着,朝圣般呐喊着。


海姆达尔被刺穿,高天尊拧转剑柄,血溅上洛基的脸。他拼命压抑自己冲上去的本能。高天尊放开剑,接过手帕擦手,慢悠悠地说:洛基·劳菲森意图趁乱逃出他的软禁地点,却被海姆达尔将军阻拦,于是他愤而犯下杀人的罪行。传出去,确保每个金甲军知道这事。


洛基看着海姆达尔的双眼,那亮橙色失了光彩。死者的脸被蒙上一层尘世的面纱,一层阴霾,只单单落在他脸上,将真相盖住。国王的剑插在他胸口。洛基心脏一颤,意识到这死亡赖上他了。


他转向高天尊,想看看他还有什么阴损的招式。对方走近,说:终于见到您了,陛下,您如传说中一样美丽。


他微微弯腰,诚恳道:很抱歉我们必须烧死您。——净化!


人群高呼:净化!


“净化!”


洛基大口呼吸,泪水再次淌下来。花粉正在渗透他。鲜花簇拥着人海,人便隐藏进花丛里,只剩下鲜花用人的动作发狂、用人的声音嘶吼着:“净化!驱魔!”


高天尊站在一旁,高声道:“请为国王戴上花冠。”


洛基心想:真是一出好戏。


有人捧出一只沾露水的玫瑰花环,呆在洛基头顶。


高天尊夸张地行礼,将彩披风抖得炫目,微笑:“花冠献给最美的人。是不是,陛下?看来阿斯加德没有金子为您铸玫瑰了。”他挥手,两队牵锁链的士兵开始前进,洛基被拉着往前走,走下诸神殿台阶,九十九级,他数过,结婚那天数了一次,登基那天又数了一次。只不过这次是向下的。


他听不清群众在喊什么,只觉得是春夏之交时隆隆的雷声,而自己其实躺在窗边的摇椅里,困得很,耳中摇椅的铁支架叮铃叮铃响。他抬手擦掉过敏导致的泪水,铁链叮铃叮铃响。


人们抛洒鲜花。


洛基从没见过这种景象,每到春天,他要么呆在封闭的房间里,要么呆在封闭的马车里,这时候索尔也要一起挤进车厢,检查每一块封窗布的牢固程度。每当他侦测到一处松动,就像捉到蝴蝶的儿童一样得意,说:“看,这块松了。”


现在他们抛洒着鲜花,齐心协力地制造一场绚烂而奔放的大雨,其目的是折磨叛国的国王。国王怎么会叛国呢?这世上只有昏君。然而没人叫他昏君,他们称呼他为“那个叛国的国王”。嘿,其实这标题不错。一百年后,也许会有一出戏叫这个名字,在它的最后一幕,成千上万的花的碎尸从穹顶飘落,还会有一簇升空的火。


洛基甚至对此景着迷了。他是属于寒冬的生物,对春天感到本能地刺痛。然而他踩在春天的锋利的草刃上,穿过春天的原野,在可怕的花海的尽头遇见一颗太阳。于是他留了下来。


当年他们连棺材都准备好了,黑色,镶银边,他亲自选的,亲眼看着它落进墓穴里,索尔向里面抛了一支纯金的玫瑰。所有人都身穿黑丧服,他的红披风是一场颜色的起义。工人开始填土时,他从黑漆漆的送葬人群中准确地定位到了洛基。洛基模糊地感到旧的自己已经入土了,此时全新的自己看着索尔,这其实是两个陌生人的对视。


葬礼结束后,索尔宣布要在三翠峰逗留一天。洛基从侍从官玛尼手里接过托盘,走进索尔的帐篷。对方回神,问:你要走了?


洛基说,是的。


索尔似乎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沉思。洛基揭开纱质面罩,拿起托盘上的酒杯,将另一杯递给索尔。


你要去哪儿?


不知道,洛基回答。


索尔放下酒杯,问:那你还会回来吗?


我不知道。洛基一口喝干,倒扣酒杯,说:我走了。


索尔站起来:我送你。


洛基先出帐篷,骑马向说好的北方慢慢溜达,只他一个人,谁都不带。马一边吃草一边走,翻过一座小丘陵,进入一片洼地,野雏菊的先锋班零星地开。他忽然认出这地方,是多年前他的流产之旅的终点,那年他十七岁,疯了一样跑到这片蓝天白云下放血。他可再做不出这样青春洋溢的蠢事——又哭又闹,殉情似的。但这样说又不对,真正的殉情是没有声音的,他那样哭闹不够格,最多算是情之所至的发疯。


索尔从后面赶上,勒马,说:我好像来过这儿。


洛基习惯性地嗤笑:猎兔子的时候吗?


索尔看他一眼,不说话了。两匹马悄悄地凑在一起吃草。


洛基有些懊恼。他实在不想临别时和索尔争吵、冷战,因为这可能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。他想说些洒脱的漂亮话,现在云已经淡了,风更轻了,姿态可以放平了。然后他返回约顿海姆,和他的姐姐儿子生活,并永远思念着远在阿斯加德的索尔和丝露德。


他忽然问:如果我不走呢?


这问题不是给索尔的,可只有他回答了。他说,那你就留下来。


洛基顿了顿,无奈地说:那不就是不走的意思吗?


是么?索尔歪头思考。还是不一样吧,不然为什么换了说法。


洛基再一次忍不住嗤笑他:你什么时候成了语言学家?


你又在那么干了。


怎么?


你在情感操控我。


洛基目瞪口呆:我怎么你?


索尔严肃而认真地回答:你情感操控我。你不停地夸大我的缺点,贬低我的成就,以此打击我的自信心,让我真的相信我愚蠢、野蛮、一事无成。


洛基觉得自己需要喝一口,索尔掏出银酒壶扔给他。苹果白兰地安抚了他的神经。洛基问:谁跟你胡说八道这些的?让我猜猜。范德尔。


索尔耸肩。洛基感到不可思议:这么多年你一直这么认为吗?我在“情感操控”你?


你没有吗?


没有!我只是……


洛基停下,忽然想不起自己为什么老是挑刺,而且专挑索尔的刺。紧接着他想起来,解释:我只是挺恨你的,所以想激怒你,你一失控,我们就有道理响亮地吵一架了。我实在没有情感操控你。


索尔评价:嗯,也说得通。


洛基该动身了,他想把酒壶还给索尔。可对方早一步翻身下马,放欧德姆去吃草。洛基只好跟着翻下来。他们看着欧德姆,它不年轻了,它的皮毛不再反射阳光,更像是阳光的栖息地。


洛基说:如果我真的在情感操控你呢?


索尔接过酒壶,在草地上坐下,回答:那也没什么。


洛基坐下,等他继续说。白云过滤着阳光,却把时间概念一起稀释了,丝丝缕缕地蒙在原野上。欧德姆抬起脖子,风穿过它的鬃毛,细细的金丝带漂浮着。


洛基转头,发现索尔正看着他,不知道看多久了。那双蓝眼睛里只有一个词“留下来”。他们分别过那么多次,每一次索尔都会说“留下来”,可这次他说,我们的路早就分开了。他把“留下来”放进了目光里。洛基掀起面罩,让他的眼睛能碰到自己的,索尔却把它放下来,仔细塞进领子里,说:花开了,小心过敏。


花开了。


洛基走在鲜花之雨里。这些花来自城郊野地和三翠峰,城里的花店早就不开张了。于是高天尊宣布,叛国的国王患有花粉过敏症,既然西红柿和鸡蛋成了珍惜资源,那么当然不能浪费在羞辱罪犯上。然而一场盛事若是不扔点什么,总觉得不够尽兴。没关系,还有花,攻击性更强,场面还雅观。


我们要烧死的是一位国王!宗教领袖张开双臂。拿出点尊敬来。


他还坚持让国王“走完全程”,所以火刑延后了两周,直到洛基的腿伤基本愈合。昨晚高天尊坐在铁栏杆外的高档真皮座椅里,对洛基说:哦,陛下,我想在另一种命运里,我会很愿意和您交朋友。


洛基提议:我们现在也可以做朋友,谈个朋友之间的数字。


高天尊一拍掌,双手握住。老天爷,我真喜欢您。但我也是拿钱办事,请体谅我,陛下,我对您没有任何私人憎恨,甚至颇有好感。


洛基:是海拉吗?


对方做出夸张的疼痛表情,说:你们的家庭关系的确糟糕透顶,是吧?


嫌疑人很多,旧仇中庭,交战方华纳海姆,对商路觊觎已久的穆斯贝尔海姆和赫尔海姆,洛基之所以第一个怀疑海拉,是因为她拒绝交出约尔曼冈德。五年前洛基向索尔坦白,二人大吵一架——洛基认为他们交缠的人生可以归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吵架,另一部分是吵架的中场休息——然后洛基写了一封信,表示要接回约尔曼。海拉拒绝了。


想想看,约尔曼现在是阿斯加德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,没人会放弃这枚黄金筹码。


洛基说:无论是谁,我们付你双倍。


高天尊大叫:陛下!我是个有原则的人!再说——我的人今早拿到了索尔陛下交付的十分之一赎金,虽然是十分之一,但这十分之一是春风吹来的意外之喜,我的金丝披风有着落了。而且,交易是他亲自在沃根执行的,如果他还有那匹神驹欧德姆的话,也许能在明日行刑之前独自赶到皇城。可那匹马早就死了,埋了,土都硬了。


洛基压住暴怒,火苗从眼睛里漏出。


高天尊揶揄地笑着说:怪不得索尔陛下那么热衷于与您争吵,您发脾气的模样简直少儿不宜。好了,很晚了,祝您好梦,陛下,也祝您好运。明天您将踏上人类最伟大的征程,一千年后,人们仍将歌唱这个故事。


他起身离开监狱,侍从们抬起座椅跟上。洛基吐出一口气。他的手腕被镣铐磨破了,血痕盖住了旧的伤疤。


洛基抬起眼,看到长街尽头的柴堆。它是彩色世界中的一块黑影。他忽地骨髓里冒出寒意,又细又尖锐,遍体都扎透了。


我要死了,他意识到。


然而这洪流裹挟着他前进,涛声,落花,云浪,皆被拉长了,末端伸向漆黑的柴堆。他会从那里坠落,坠落一整个世界,成为冥河中受难的孤魂,再也见不到所爱之人。他想起丝露德,她双颊上有泪水在闪光。他曾经幻想过她长大,金卷发披在婚纱外,当公主,或许再当女王,现在看来一件都不能成真了。丝露德成了个剃板寸的假王子,闲时喜欢向索尔讨教肌肉训练方法,并以徒手开柚子为荣。她八岁生日那天看到洛基送的粉色太阳帽,露出身中剧毒的神情。


还有约尔曼。洛基离开他的时候他才四岁,今年他该十二岁了。


这消息是不小心泄露的。五年前的某一晚,索尔问,我们不需要什么避孕措施吗?洛基半梦半醒地说我绝育了。什么时候!生完约尔曼。


二人又吵得天翻地覆,但克制着没有砸坏闪电宫——他们已经得到了财务部的赤字警告。


第二天索尔反应过来,激动得通知了所有亲友,并开始策划约尔曼一岁到十八岁的生日礼物。


四岁的约尔曼把铅笔杆放进嘴里啃咬,一笑露出乳牙。洛基拿走他的新磨牙棒,说:要是让海拉姑姑看见,她从此都要叫你“小仓鼠”了。丝露德到现在都还是“小木瓜”呢。


索尔船形帽上的风车呼啦啦转,迷迭香、薰衣草、番红花和莳萝的香气织成锦缎,新月集市的风像一面彩旗。他们来采购约尔曼的生日礼物。洛基疑心这只是索尔购物的借口。索尔被一个贩卖奇花异草的摊位吸引了,他经过西瓜大小的绣球花、一串心脏形状的荷包牡丹、螺旋形的石斛兰、棉花糖一样的草原烟,指着一盆捕蝇草问:它开花吗?冬天没有虫子怎么办?


于是商贩介绍了各式各样的腌肉,苍蝇是胡椒味,蝴蝶是水果糖味。洛基正在考虑弑君的可能性,索尔蹲着转头,蓝眼睛里有一群扇翅膀的鸟,问他:你觉得怎么样?


霍德尔睁着苍白的眼睛,问他:我们死后会去哪里?


洛基惊恐地抓住锁链,泪水中的苍白色为世界盖上面纱,这锁链一定拴着星星,所以才闪烁、才叮当地响。


我要死了,从此再也见不到所爱之人。


他真情实意地痛哭了,但是没人能分辨出不同,在他们眼中,国王正被花粉过敏症折磨。


只有恶魔才与鲜花为敌。恶魔不会为所爱之人痛哭。


在走到柴堆之前,洛基绝望地希望索尔能救下自己,走到柴堆之后,却竭力祈祷他赶不到。他来了,有什么用呢?一夜时间从沃根来,马都要跑死,他就算进了城,也挤不开成千上万的看客。他只能被迫成为看客中的一员。


那他不如不来,他千万不要来。


洛基走上柴堆,被锁在雕着蟒蛇的铁柱上。蟒蛇和他梦中的红蛇一模一样。他的双手不自由了,无法擦掉满溢的泪水,于是世界从彩色重新退化为苍白。他闭上眼睛。


白云飘过三翠峰,天是滴在水中的一点蓝。


他听到高天尊大声布道,群众在呼喊,鸟雀在惊叫。有的鸟雀在惊叫,有的在旁观,而所有人都在呼喊。


他看着索尔,隔着一层黑面纱。


我们在毁灭彼此吗?


“如果那不是毁灭,”他问,“那是什么?”


索尔笑了,他的脸为此绽放光芒,眼睛倒映着天空的一点蓝。“是捆绑。”


“捆绑?”


“是的。我把你捆绑,你也把我捆绑,从此之后我们都不自由。我爱你,因此我属于你,我允许你捆绑我,甘心受你的操控。它在我的骨头里了。你爱我,却不允许我捆绑你,不甘心受我的操控。天下没有这样的事,洛基。”


他听到焦油渗进木头,闻到花香。


他掀开面纱,亲吻索尔发着光的脸颊。索尔抱住他,闷声说:“我真的来过这里。我和欧德姆从东城门狂奔过来,你已经失去了知觉,很轻,满地都是血。”


洛基哭了出来。今生所有的痛苦与悲伤从他身上碾压而过。


幸好一颗太阳拥抱了他。


“你愿意和我一起逃走吗?”索尔轻声问。


“太晚了。”他回答。


他听到火焰冲向天空。


 


六三三年四月,萨卡之子重新召开国王审判,证明洛基·劳菲森为黑巫师,判火刑。人民洗劫了三翠峰,一时间,花朵在皇城周边地区绝迹。


火焰升起时,大地剧烈震动,半条彩虹大道塌陷,无数人落入地下河,几天内珍贝湖浮出大量尸体。地狱升上人间,恶魔从缝隙间逃脱。劳菲森下落不明。


 


今天是拆纱布的日子。


洛基坐在院子里抄书,沃斯塔格笃笃地劈柴。一月前他们的资金告罄,四个人不得不找点事干。沃斯塔格和霍根轮流进山打猎,范德尔则击败一众歪瓜裂枣、在镇子的酒馆求得职位,使那里的女性顾客数量飙升。介于身体状况,洛基只能做文职。


一片枫叶落在书稿上,他把它捡开。十月份,葛丽德山区完全进入秋季,落叶每时每刻不停歇。白鹅踩着这红黄色的大地,走到洛基脚边趴下,梳理胸前团团的毛。洛基摸了摸它的脖子,说:“再梳该秃了。”鹅啄他的绷带。


他的手、背、双腿烧伤最为严重,肺熏了烟,总是不好。他怀疑自己患了“火刑后遗症”,开始害怕呼吸,空气仿佛永远是滚烫的。


据三勇士说,皇城刚刚出现动荡苗头的时候,索尔就派他们返回。三人在暴动后一周赶回皇城,仅有一支二十人的轻骑兵队。潜入、贿赂和谈判全部失败。无计可施之际,他们遇到一位美艳的女预言家,她说火刑当天,大地会开裂,国王会落入水中。


果然如她所言。


今天是拆纱布的日子,洛基心情不错。


晨雾散去,沃斯塔格停下擦汗,高声喊:“范德尔!啤酒买了吗?”


范德尔从外面回来,哈欠连天,将啤酒瓶扔给沃斯塔格。他在酒馆值夜班,第一天给老板娘表演了鲜花魔术,买啤酒从此打八折。


洛基问:“有消息了吗?”


范德尔急忙立正。“报告陛下,还没有。”索尔还没有新消息。


“皇城呢?”


“暴动基本平定,据说正在重建。”他似乎还想说点别的,却咽下去了。


洛基把鹅抱起来,鹅歪着脖子,用一侧的眼珠看着范德尔。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
范德尔抓了抓后脖颈,说:“最近有几个渔民失踪了,可能是海盗干的。有人声称看到了海蝰蛇的旗帜。”


洛基想了想:“那个约顿海姆的海盗团?”


“对。”


洛基冷笑一声,捏一捏鹅翅子。“想不到海盗还会南北迁徙。”


白鹅嘎嘎大叫,窜上书桌,撞倒墨水瓶,飞速逃逸。


“我今天要吃烧鹅。”洛基宣布。


 


拆纱布时全员到齐,包括那只鹅。洛基举着范德尔的镜子,它的主人诚恳地说:“陛下,一会儿结果很难预料,但请您控制住自己的手。我们只有这一面镜子。”沃斯塔格拐了他一肘。


洛基说:“我见过水滴鱼。”


众人沉默。


“比那还糟糕吗?”


霍根清嗓子,回答:“不,陛下,是不一样的糟糕。”


他们把头部纱布拆开,洛基看清镜像的一瞬间,嗖地把镜子扔了出去。范德尔尖叫了一声。


那里面有只怪兽,洛基恐惧地想。


他看向三勇士,三人转向东南西北。洛基感到胸腔里忽然出现了一团湿滑油腻的东西,噎得他喘不过气,他的心脏受其挤压,小幅度地踢打着。洛基走到摔碎的镜子前,捡起一块碎片,看着那里面的怪兽。


海怪冲破了他的心脏。它凭着搅动风浪的天赋,将动静脉循环搅得一团糟,八条触手无限地伸长,吸盘钉在洛基的喉管上。他一把扶住门框。


“陛下!”


洛基脱掉衬衫,撕开全身纱布,他的身体残忍地暴露在光线之下。残忍地。任何美好的事物被残忍地摧毁后,这种残忍就会寄生在它的残骸上。他捂住嘴,半晌,说:“我没事。”他想吐。“我没事,别跟着我。”


他走向深山,知道他们还跟着,就转身吼道:“别跟着我!”


这样吼了三次,后面终于安静了。洛基停在一片枫树林里,天地都是红色,他又听见了声音。


“你们再跟着……”他正要放狠话,转身发现是那只鹅。


鹅侧头看了他一会儿,摇摇摆摆地走到他脚边趴下,开始梳毛,重点依然是胸毛。洛基噗嗤笑了,想起了索尔。索尔也喜欢这么跟着他。别跟着我。但索尔选择聪明地装傻,可聪明了,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装傻,该装多傻。


洛基靠着树坐下,抱起那只鹅。它的羽毛蹭着洛基嶙峋的皮肤,像是一朵白云路过狰狞的火山岛。洛基抱着这温暖的活物,他的心跳咚咚地响在手掌里。


他想起了索尔。这想念如同一枚钢钉。


洛基把脸埋进白鹅的羽毛里哭泣,鹅啄他的头发,扯得他头皮发麻。


 


太阳西沉时,洛基抱着鹅往回走。


突然大地开始震动,枫叶瀑下,洛基摔倒,白鹅扑棱棱窜向高空。地震持续了几分钟。静止后,他抄起鹅飞奔。最近几年地震非常频繁,引起过山体塌方,他们住在山里,每到这时候都要去镇上避难。


洛基冲进院子,沃斯塔格叼着三明治出来,生菜和金枪鱼争先恐后地逃脱面包的拘捕。紧接着提裤子的范德尔也出现了,遮光眼罩推在额头上。


“霍根呢?”洛基问。


“轮到他打猎。”沃斯塔格把几件衣服扔给他,“我们等他吗?”


大地再次摇动。茅草顶抖下烟尘,屋里传来器物落地的声音。


“他会直接去镇上。”洛基决定,“我们走。”


三人徒步前往小镇。


自从洛基恢复行动能力后,他们就卖掉了那头骡子,还给它开了个欢送会。那晚沃斯塔格拍着它的肩说:放心吧,老兄,我们给你找了个好去处。铁匠。你每周只用拉一次货进城,不比现在重多少。


洛基清嗓子。


沃斯塔格急忙改口:很多,重很多。不过上周有个磨坊主出十个银币,我一口回绝了。我的骡兄弟,你怎么能去拉磨呢!


他喝醉了。


沃斯塔格离了两次婚,要养八个孩子,其中六个已经成年。在洛基一身油性绷带动弹不得的那段时间里,三勇士轮流陪床,把家族秘辛抖了个遍。比如霍根有一半华纳海姆血统;而范德尔的老母亲加入了萨卡之子,他还愧疚地嘟哝“行刑那天她喊得极其嘹亮”;沃斯塔格详细地描述了他的六个孩子的工作,一个是金甲军,一个是女武神,一个是裁缝,一个是水手,一个是厨师,一个是纳税官。六周后,洛基觉得自己算是以上职业的专家了。


开头两个月最难熬。


他其实是疼醒的,全身潮湿,像是沉在泥沼里。洛基想:也许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纳斯特隆德,我要在这里受冰泉和毒液的侵蚀,舍去肉和血,最后骨头被投入密尔泉,成为黑龙尼德霍格的磨牙棒。


这时旁边一声尖叫:啊!他醒了!伙计们,他醒了!


过了会儿,三勇士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三双眼睛闪着欢喜的泪花。


他的第一个念头是:操,我还活着。


第二个念头是:索尔在哪儿。


第三个念头是:丝露德。


于是他白天狂躁,夜晚抑郁,恐惧呼吸,害怕睡去,不断膨胀着,一层皮越来越薄,虚空越来越厚重。直到大约两月前,范德尔挥舞着信封冲进屋,仿佛手里拿的是南北停战协议。


索尔来信了!他说,站着读了一遍,信很短,读完后范德尔把它举到洛基眼前。的确是索尔的真迹,能令读者产生蠕虫恐惧症。洛基一眼看到最后一句:丝露德和我在一起,别担心。


她做到了。


他的气一下子都纾解了,皮与肉与骨再度贴合,复活,一整个落回床铺。


 


三人加入镇北广场上的人群,找个空地坐下。洛基立起领子遮住脸。大地还时不时地颤动,像一头抖皮毛的狮子,所有人、树、房屋不过是狮背上的一根根鬃毛。


一伙约顿人坐得不远,似乎是流民,然而衣服却并不十分破旧,其中两人还戴着面纱。只有贵族才戴面纱。这两人身板笔直地坐在一众驼背勾肩的阿萨人中间,脖颈抻得细长,水鸟似的。


他想:我也许能打听一下海拉和约尔曼的近况。


海拉拒绝送回约尔曼之后,洛基和索尔仍经常写信,只不过对方从未回复过。


洛基放下鹅走过去,用约顿语问:“你好,先生,你们来自约顿吗?”


约顿人有些惊讶,一个仆人装扮的回答:“是的,先生。你也是约顿人吗?”


“双亲都是约顿人,不过我十七岁就来了阿斯加德。约顿海姆近来发生了什么大事吗?女王和王子的健康状况如何?”


那几个人欲语还休,最后轻声问:“先生,你没有听说吗?”


洛基想笑,可他笑不出来。“什么?”


贵族将脸偏开,仆人小心地说:“红火山喷发了,先后十几场大地震,雪崩几乎掩埋了约顿,无数人流离失所。”


洛基揪紧衣领。“那约尔曼冈德王子呢?女王呢?”


没人说话。


洛基不得不撑住地面,立领敞开,他们震惊地瞪着他的脸,纷纷闪开目光,仿佛眼球被烫伤了。这些目光化作剃须刀划破他的皮肤,如果这是一个太平的早晨,洛基一定会大呼小叫,甚至为伤口贴一块剪裁精致的小纱布。


但这不是太平的早晨,他正处于烈火之中。


这烈火变成了一簇簇缥缈的剑刃,穿过他的心肝脾肺,穿串一样,把他变成被烹煮的肉类。他的肉先是熟透了,熟得不能再熟时,就转化为通红的铁,不能变焦,只能亮闪闪地熔化。


没有一块纱布能安抚这种伤口。


洛基拖起沃斯塔格和范德尔,说:“我要去约顿。”


“陛下,”他们扶住他,“我们理解您,百分之百,但冷静一下。离开这里还太危险了,再等……”


他打断道:“你们早知道了。”


沃斯塔格的面部毛发更加纠结,范德尔似乎想赶紧从袖子里掏出一些可爱的小魔术。洛基后退几步,重复:“你们早知道了。”


“陛下……”


有人恐惧地大喊:“海蝰蛇!”


夜色和慌乱从西边一波波扩散,在仅存的天光中洛基看到一面旗帜,一开始他以为图案是一个黑色环形。它在风中扑闪了一下,他看清了,是一条衔尾的黑蛇。


那个来自约顿海姆的海盗团。


洛基趁乱向东跑出广场,冲进咸水芦苇丛,第一次回头时二人还跟在身后,第二次回头时只剩下沃斯塔格了。突然草木中窜出一个人,戴着约顿风格的鬼脸面具,皮甲插着羽毛,一剑劈向他。洛基闪身躲过,沃斯塔格迎上,叫道:“是包围!”更多人冒了出来。“向北走,陛下!走水路!走!”


洛基拔腿就跑,有人跟上了他。两个。他计算好距离,矮身抽剑削开第一个人的喉管,与第二个人兜了几圈,虚晃后踹中他的盾牌,趁机挑开武器,将短剑钉进眼窝。这番运动几乎耗尽他的体力。洛基在两具尸体旁喘了会儿气,扒下其中一个的皮甲和面具,穿戴好,继续向北,走出芦苇丛,来到海边。


他不能等三勇士,他必须去约顿海姆。


海鸥在灰色的沙滩上吃小螃蟹,海盗船泊在远处,三个人正在看守登陆艇,其中一个将面具摘下来扇风。螃蟹在洛基脚旁悉悉索索地逃逸。他一边走一边用约顿语喊:“成功了。”


“这么快?”对方问。


“小羊羔似的,咩咩叫。”洛基笑着说,“你们去吧,我去通知大船。”


三人正要依言离开,最矮的那个忽然顿住,问:“你的面具上怎么有血?”


“是么?”洛基抹了一把,“不小心溅上的吧。”


矮个子的海盗说:“我不记得听过你的声音。”


“啊……感冒?”


洛基说完,一脚侧踹踢裆,转身捅穿另一人的胸腔,角度掌握得很好,没有卡住骨头。然后他揪住第一个人的头发,割开喉咙,血呈扇形喷溅。


他吸一口气,转头看向矮个子。对方似乎被吓傻了,此时才手忙脚乱地拔剑,摆出一个很学术派的犁位。


“为什么就你话多。”洛基单手背后,两招夺剑,对方平地一摔,在浅水里扑腾,湿衣服贴在骨架上。此时洛基意识到这是个小孩。


“你多大了?”他问。


他又问了一遍,小孩颤巍巍地回答:“十二。”


“滚。”洛基说,“别让我重复。”


小孩连滚带爬地跑向芦苇丛,瘦身板忽地就不见了。


芦花卷起一场雪。


洛基登上其中一艘小艇。大海正在退潮,帆船没有风,也没有人力,是不可能来追他的。他脱离岸边十几米后,那只鹅从芦苇里钻出来,雪白的一团,像是什么芦花小精灵。洛基有点想笑,喊道:“走吧!你自由了。”


鹅似乎听懂了,扭身钻入芦苇丛中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TBC


 


洛基毁容是北欧神话的情节,别捶我。汪。


快写完了,目测还有一到两章。



评论
热度 ( 896 )

© 素远suyuan333 | Powered by LOFTER